• 首頁 /
  • 藝文訊息 /
  • 寫生有兩種 一種是融合在大自然裡 一種是穿梭在程式語言中 (數位狂潮2015/11-12月號)

寫生有兩種 一種是融合在大自然裡 一種是穿梭在程式語言中 (數位狂潮2015/11-12月號)

Dec 25 2015

本篇原文刊於【數位狂潮】第35期/11-12月號


寫生有兩種


一種是融合在大自然裡
一種是穿梭在程式語言中 


擅長油畫風景寫生的林建,曾描述:『對我而言,風景寫生是一種高級享受,與走馬觀花、蜻蜓點水式的旅行大不同,一筆一畫雕琢對大自然一種深入的體悟過程,在天地的懷抱裏,畫在筆下,人卻在畫中。』

曾與一位軟體工程師如此交談過,和他相處下來,可以知道他算稱得上是非常喜歡寫程式的ARCHITECT吧。記得有次他為了購物而搜尋一個網站,對他而言簡單、直接、不浪費太多時間是非常重要的,那天下午他並沒買那3C商品,反倒花了兩三小時重新寫購物程式架構,自我要求的嚴謹個性,促使他馬上進入開機狀態,小小Code都是為了在於使用者方便操作進行一次又一次的革新與改變,在科技的懷抱中,程式碼在鍵盤底下,人卻在構思出來的夢想之地來回穿梭。

當下的moment、求不了的瞬間靈感,從他鍵盤底下完成的作品是如此令人感到興奮與渲染。如果沒有一個念頭想要購物,如果沒有完美性格,如果沒有基本功,是不可能兩三小時完成的,原來如火如荼、天時地利人和是這樣的境界。相信身為ARCHITECT的你們也都是如此的吧!其實工程師的寫生就好像將彩筆換成電腦鍵盤,畫家是在布面上寫生,工程師是在電腦螢幕上寫生,但所要傳達的是在這世界上創造更好的生活與美好,不是嗎。

 

林建 對寫生的描述


『外景寫生我喜歡小尺幅,最好在選擇相對光影變化差異不大,在兩三小時之內可以完成下來的畫面尺寸,不貪大,不貪多,在悠閒地塗抹中輕鬆完成,它不像純創作,完全無需“大作”情結,放下一切可能造成你走向灑脫的羈絆,輕鬆地去揮灑,回歸繪畫應有的無拘無束。
   
這批寫生取材,無外乎在我畫室三十華里半徑以內,看起來不大的地方卻聚集了高山、丘陵、海濱、叢林、湖泊、鄉村、田園等特色。雖然與我的黃河流域作品相比少了幾分粗獷與蒼涼,但多了幾分南方山林的幽深與恬靜,那是濁酒與清茶的區別,各具其味。


畫畫是極為私人的事,在我心裡常出現那樣一幕,荒寂的黃土地上,一位放羊的陝北漢子縱情地吼著嘶啞的信天遊……那一刻,任何關乎藝術的東西在他面前是蒼白的,真正的藝術家是不受制於藝術二字的,由心而發才是關鍵。換句話來說,藝術本身並沒有道路可行,為了藝術而走出來的道路是多餘的,就像人要說話,同樣一個意思有人說得清楚,有人說得含糊,有人說得優雅,有人說得粗俗,藝術沒有成功與失敗,更無須在意是否青史留名,它僅是一種私下的自言自語而已,聽懂的是知音。』
 

 


一般而言,畫作有分成兩種
※ 大作,通常是耗費好幾個月甚至是很長一段時間,嘔心瀝血的醞釀完成。
※ 寫生,短時間,當下的情緒,好似天外飛來一筆,停不下的在幾個小時內馬上完成。


 

誰是 林建?


「這畫黃河的人一定是不要命!」

「如果不是親身體驗黃河景觀,就沒有辦法深入了解、觀察,而能夠感覺那種寒冬、風雨……。能畫出這樣深刻的作品,畫家簡直連命都不要了。」


林建首度在北京保利拍賣會場展出作品《黃河春之訊》時,一對父子買家如此交談著。他是傳統實力派的林建,擁有「近代黃河之佼佼者」的美譽,每年舉辦畫展發表新作,每年也必走一趟如藝術修行的采風之旅。

即將於2016/1/4~1/20在華碩舉辦的《抓住視覺的原始碼》展出兩位名家寫生畫作,一位是「中國60年60大」名家之一 李全淼,另一位是擁有「近代黃河之佼佼者」 林建,透過他們的油彩筆觸和視覺震撼,讓您體會「當下」的極致與盡情,敬請期待。